山茶

Don't bomb when you are the bomb, bomb bomb bomb bomb bomb bomb~

[狛苗]狛枝老师和苗木学园长! 2

阅读/喜欢/评论 感谢。

传送门: 

自我放飞、脑子有病、角色崩坏、娱乐用途。

我做到了!日更!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狛枝老师和苗木学园长!


2.

 

    叶隐发现了事情的不对。

    这并不需要谁提醒他,只要看看那些孩子们看自己的眼神,就足够清楚了。虽然他的觉醒来得有点晚——狛枝上任一个月后,在对叶隐态度冷淡、却转身向狛枝示好的学生前,这个念头才姗姗来迟地光顾了叶隐的大脑。

 

    他这个班主任,已经被狛枝架空了。

 

    叶隐最开始不太相信这个事实,毕竟他可是人见人爱人气爆棚的原·超高校级占卜师。所以当学生不听讲、在路上被避开、自己的光荣事迹被翻白眼时,他都安慰自己说现在的学生只是傲娇——就像是十神那种存在。尽管十神对叶隐明显属于只傲不娇,可这种小细节对于叶隐来说什么都不算。

 

    “苗木亲你要帮帮我啊哒呗!”叶隐声泪俱下。他现在站在苗木的办公桌前,而雾切正贴心地替他们两个人倒上咖啡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啦……叶隐君你冷静一下,慢慢说,不然有点难懂诶。”苗木无奈地笑着。他瞥向雾切端来的托盘——上面放了四杯咖啡,“雾切桑,你是不是冲多了?”

    “没错啊,”雾切摸着下巴,清点人数,“苗木君、我、叶隐君,还有狛枝君——啊,对了,狛枝君去上课了。”

 

    在这过去的一个月里,狛枝已经把办公室搬到了学园长办公室的沙发上。虽然苗木一开始觉得有点别扭,可他最终还是愉快地接受了——狛枝脑子很聪明,有能力也有意愿帮他处理文件。需要说明的是,意愿这个词语并没有针对另外的人。

    而对于这整件事,另外的人(雾切)则始终挂着神秘的微笑,不置可否。

 

    “对!就是他!”叶隐情绪激动地指控。雾切提到狛枝后,叶隐总算再次想起自己此行目的——他可是好不容易找了一个狛枝上课的时间,来向苗木抱怨的,“狛枝亲让学生们排挤我!”

    “排、排挤?”苗木难以置信地重复道,他接过雾切递过来的咖啡,“谢谢雾切桑——叶隐君,排挤是怎么回事?我觉得现在的学生都很好啦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叶隐君,”雾切的声音凉凉地插了进来,“如果没有证据,可是诬陷喔?”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啊!”叶隐苦恼地挠挠头,“总而言之,苗木亲和我去看看就知道了呗!”

    “看?”雾切替苗木接下话,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表,“现在还在上课中吧?这个时候过去合适吗?”

    “苗木亲!”叶隐突然崩溃似地扑向桌子后的苗木,耍无赖地大声哭叫,“你一定要帮我啦!我们可是同生共死的战友啊,你不要现在对我见死不救啊哒呗!”

    “好、好啦,”在对方用力过猛的拥抱中,苗木难为情地说,“我去看看……就是啦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***

 

    “苗木学园长,”狛枝笑眯眯地站在讲台上,“您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出来一下啦狛枝君、狛枝老师。”苗木站在教师门外,紧张兮兮地招招手。他原本不想让学生看见自己的,可在狛枝的提醒下,整个班级的视线都向苗木射来了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同学们,”苗木干巴巴地笑着,“需要向你们借用一下狛枝老师……”

 

    “不需要借用啊哒呗!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一直同雾切站在苗木身后的叶隐,突然之间不知被什么东西冲昏了头脑——他猛地将苗木推进了教室。后者跌跌撞撞地冲进了教室,一脸尴尬地站在门与讲台之间。在众人的注视下,苗木只有难为情地挠了挠自己的脸颊,轻咳一声。

    “那个,该怎么说呢……叶隐老师不要突然做这么危险的举动啦。”

 

    而正在这时,叶隐大叫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看我就说啊哒呗!”叶隐大喊着指向一名女学生,“你看他们!他们的表情就是想要杀了我呜呜呜!”

    “叶隐君!”苗木突然强硬起来。他快步上前,按下叶隐指控的手臂,“用手指人真的很失礼啊……!他们可是你的学生,叶隐君真是太让我失望了!”

    “苗木亲你不要被蒙蔽双眼!”叶隐情绪激动地向苗木大喊,“你看看他们的眼睛!杀人的眼睛!现在就看啊哒呗!”

 

    尽管并不相信叶隐的一派胡言,苗木还是顺从地转头去看了。那位女同学的样子委屈极了:两只闪亮的眼睛里有泪水在不断打转,而她的牙齿则颤抖地咬住泛白的下唇。

    苗木的心痛了。

 

    “叶隐君,”苗木严厉地握住叶隐的手腕,硬生生地将他指控的手臂掰下——叶隐不知道苗木是从哪里来的力气,对方看起来一直是柔柔弱弱的样子,在对上学生的事情时却能爆发出出乎意料的潜力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你伤到学生们了。”一直沉默不语的狛枝也认真起来。虽然平时看起来有些靠不住,不过之于苗木和自己的学生,狛枝同样可以用出自己的全力,“我希望你能向我们的学生们道歉——如果有什么问题,冲着我这渣滓来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狛枝老师不是渣滓!”其他同学马上抗议道,“是我们重要的老师、人生的导师!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没关系啦。对不起,都是我的错。”一直含着眼泪的女学生也开口,“狛枝老师不要自责。”

 

    “不关你的事啊……!唔。”苗木苦恼地挠着头,皱着眉头不断思考如何面对眼前的状况。末了,处于一片混乱之中的苗木终于想起一切的始作俑者。

 

    “叶隐君!赶快向同学们道歉!还有向狛枝君、狛枝老师道歉!”

    “诶?!为什么是我道歉啊哒呗!!!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***

 

    在混乱中莫名其妙就不情不愿地道歉了的叶隐,明白了一个道理。

    别人是靠不住的。只有自己才可以。

    幸福不是别人施舍来的。幸福是自己争取的。

 

    痛定思痛后,叶隐准备为自己列了一个洗刷冤名的计划。他在空荡荡的办公室(狛枝已经把办公室搬到学园长沙发上)中坐了一下午,面前的纸还是半点墨水也没着上。

    到了傍晚无法忍受的他恶狠狠地把纸团起来,气急败坏地扔进垃圾桶——思考这个东西很不对他的路子,他现在才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于是他顺理成章地拿出水晶球,占卜自己之后的行动:他看见自己趁着夜色爬到了狛枝的家里,将对方狠狠教训一顿出了恶气;那之后不论是学生们还是狛枝,都对叶隐毕恭毕敬起来。

 

    这、这就是他原·超高校级占卜师的力量!

    叶隐满意地擦了擦自己的水晶球。他决定先去饱餐一顿,等暮色降临后再去给狛枝点颜色看看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***

 

    “和我决斗啊哒呗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与绝望决斗啦~”

    “那么我是绝望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说啊……叶隐君……”

 

    酒足饭饱的叶隐又带了几个水晶球,在快午夜的时候晃晃悠悠地来到狛枝家。他其实也不是很清楚自己为什么要带水晶球,不过有很多水晶球在的话,他就会觉得安心。能安心一切就是好的。

    叶隐本来是想敲门进去的——可他回想起预言以及自己要找麻烦的事实,便重拾起自己一贯的单刀直入风格。他毫不犹豫地爬上狛枝居所的墙壁,在夜间呼啦啦的寒风中僵硬着身体、不厌其烦地敲打窗户。

 

    狛枝睡眼惺忪地推开窗子;不知是故意还是幸运使然,其实只是推拉式的窗子竟然飞出去差点砸到叶隐。

 

    叶隐恶狠狠地瞪着狛枝,他的鼻头被窗户打红了;狛枝则非常紧张地俯在窗台上,他左手抱着一个写着希望的抱枕,而他嘴里还叼着满是泡沫的牙刷。

 

    “您没事吧?”发生最开始的对话后,狛枝满是关心地问道,“叶隐君可是充满了希望的占卜师呢,如果被我这种人伤到……诶呀,我真是太可恶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你虚假的关心!”叶隐怒气冲冲地挥舞着自己一边的拳头。

    “嘛嘛,”狛枝苦笑着放下抱枕,向叶隐伸出自己的机械臂,“不要这样激动嘛。总而言之叶隐君先上来吧,伤到你就不好了呢。下次找我随时欢迎喔?只是不要再爬窗子啦,很危险呢。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你虚假的关心啊哒呗!”叶隐怒气冲冲地重复着,他打开了狛枝伸过来的手。而正在这时,重心不稳的他在一阵风中,将总是在身后潇洒披肩的制服外套掉了下去。

    然后狛枝含着牙刷和一口牙膏,看着叶隐滑下下水管捡起外套再爬上来。叶隐爬到一半忽然想起少了几个水晶球,于是他又气喘吁吁地滑下去去捡。他在地面上慌慌张张地找了半天,才反应过来地上那一堆碎渣就是自己消失水晶球的残骸——他忍着眼泪摸摸自己口袋,又发现口袋里剩下的只有玻璃渣。

    最后,在叶隐哀悼完自己逝去的一个亿又爬上窗户时,狛枝口中剩下的只有硬邦邦的牙刷和牙膏干了。

 

  “和我决斗啊可恶哒呗!”

  “不是我说啊叶隐君……你还是先上来吧,真的很危险诶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***

 

    “辞职……?啊,谢谢狛枝君。”

    苗木接过狛枝整理好的文件,对着狛枝感激地笑了一下。在叶隐的怒视中,苗木轻咳一声,将注意力重新放回叶隐身上:“叶隐君,不要再闹别扭啦。这里根本就没有人要排挤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叶隐君,”狛枝轻叹了口气,很是苦恼地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,“要说这里谁该辞职,应该是我吧?毕竟我可是戴罪之身……”

    “狛枝君,”苗木笑着低下头,伸出手握住了狛枝的机械臂,“都过去了。再说不是约定好了吗,狛枝君的罪,我会陪你一起好好承担的。”

    “苗木君……我……”狛枝企图将苗木的手移到自己的右手上——可对方太固执不肯松手,不忍弄痛苗木的狛枝只有作罢。他苦笑着,“苗木君还真是……苗木君呢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可是辞职啊哒呗!你们两个能不能忍耐一下,等等再谈恋爱!”在气头上的叶隐口不择言。他的话引得苗木的脸陡然红了。

 

    “并、并没有在谈恋爱啦……”

    “诶?”狛枝的表情略带失望,“没有吗?果然还是我一厢情愿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、不!”苗木慌慌张张地摆手,“有、有的啦!”

    “苗木君有在和我这种人渣谈恋爱吗?”狛枝问道,他的脸上写满期待。

    “不是人渣啊!唔……”听到恋爱一词脸的红色又加深一个度的苗木,挠挠脸颊羞涩地说,“可、可以吧……诶,不对!不要用这个词啦,不不,”看见狛枝脸色再次暗淡下来的苗木,急匆匆地补充,“也不是说没有谈啦,啊啊啊啊,我不行啦雾切桑……”

 

    接收到苗木求救信号的雾切笑着握住自己的手肘,她眼神温柔地扫过狛枝和苗木两个人。

    “狛枝君,这样不太好喔。你是不是应该主动向苗木君告白,而不是在这种情况下,因为别人的一两句话而确立关系呢。”

 

    叶隐盯着眼前的几个人没有说话。没料到自己辞职现场变成他人告白现场的他,已经出离愤怒了。

    狛枝看向雾切,他的表情疑惑,似乎很难理解她的话。他求证似地看向苗木,在对方肯定而又羞涩的笑容下,难以置信地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苗木君!”狛枝满足地环抱着苗木。而后者在这个温暖的怀抱中,安心地拍了拍他的后背。狛枝弓下腰,将头靠在苗木的脸蛋旁,“对不起我一直不敢相信……真是太好了、太好了。苗木君居然能够……不对,应该是我来说的。”

 

    狛枝向后退了退。他平视着苗木,一脸温柔:“苗木君这个周末有时间吗?”

    “有的狛枝君,”苗木笑着将自己的额头贴向狛枝,“有的。”

 

    再也看不下去这一幕的叶隐,终于摔门跑出了学园长办公室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***

 

    “事到如今还要做什么啊哒呗!放开我!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你需要冷静一下,叶隐君。”

 

    叶隐在校门口被雾切拉住了手臂。他怀里抱着一个纸壳箱子,那里面没有任何教案,只有各种类型的玻璃碎渣。

    “再等等就好了,”就算是目前的状况,雾切也非常冷静,“苗木君他们也该快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才不等啊哒呗!”叶隐涕泗横流,“我要马上离开这个伤心地!”

 

    “叶隐老师!”

    在叶隐和雾切纠缠的过程中,一个稚嫩的呼喊声突然响起。叶隐回过头,看见了气喘吁吁的苗木和狛枝,还有跟在他们身后的学生们。

 

    “对不起叶隐老师!”一个男同学刚刚站稳就向叶隐九十度鞠躬,“非常抱歉我们给您造成困扰了!刚刚经过狛枝老师和学园长的提醒才发现,我们的态度似乎给您造成了误会!”

    “实际上也是非常喜欢叶隐老师的!”另一位女同学忙不迭地补充。她不确定地看向狛枝,得到对方肯定后又鼓起勇气继续,“可是叶隐老师和我们相处时间非常至少,而且我们又不太懂占卜的事情……总而言之很抱歉,希望叶隐老师可以接受我们的歉意,不要离开我们!”

    “我也希望叶隐君能留下来,”狛枝接过话,同时也向叶隐深深地鞠了一躬,“不希望叶隐君离职给苗木君造成困扰,虽说有这一部分因素在;不过果然,我还是非常欣赏存在于叶隐君身上,闪闪发光的才能与希望。如果失去您的话,那对于希望峰学园是多么大的损失啊。”

    “诶?我吗?”叶隐飘飘然地指向自己,“哈哈哈哈哈。也是啊哒呗,本大爷毕竟是本大爷——”

    “叶隐老师!”学生们齐齐低下头,“对不起!请您留下来!”

    “叶隐老师,”苗木顿了一下,他笑笑看向难以置信的叶隐,“这样的话你也依旧想离开吗?”

    “我、我我我我我!”叶隐大哭着丢下自己的纸壳箱。他的眼泪一把一把地掉在自己的外套上,几个细心的女同学拿出手帕走上前,替叶隐擦掉了脸上混合起来的鼻涕与眼泪。

 

    “这样就完美解决了呢,可喜可贺。”狛枝带头鼓起掌来。在热烈的掌声中他先是欣赏眼前感人的一幕,随即又想起来什么开口补充道,“啊对了,叶隐君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啊哒呗。”叶隐抽抽搭搭地答应着。他抬起被泪水朦胧了的双眼,看见狛枝从口袋里拿出一个亮闪闪的水晶球。

 

    “诶?”叶隐惊呼着,“给、给我的吗?”

    “是的!如果叶隐君不嫌弃的话。”狛枝笑眯眯地将水晶球递给叶隐,“今早买东西时抽奖抽到的呢。啊啊,真是超级幸运!没记错的话,昨晚叶隐君打破水晶球之后挺难过的吧?我当时就想,把这个水晶球给叶隐君的话,叶隐君会不会稍微好过一些呢……?”

 

    “昨晚?”苗木的样子很疑惑,似乎是想问些问题。不过他的话语被叶隐突如其来的拥抱打断了。

 

    “呜哇哇哇哇!”叶隐使劲抱住狛枝的脖子,“你是天使吗?你是天使吗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,”狛枝大笑着,任由对方把眼泪和鼻涕蹭到自己干净得外套上,“举手之劳啦。再说天使的话,不是正好站在那里吗?”

 

    说着这话的狛枝,眼神温柔地将手指向苗木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诶?”苗木看着狛枝指向自己的手臂,脸又烧了起来,“我、我不是啦……!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***

 

    “狛枝亲狛枝亲!”

    叶隐站在学园长办公室的门口,小声招呼着狛枝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吗叶隐君?”狛枝回头看了一眼正在与文件奋斗的苗木,好奇地向门口走去,“有什么事其实你可以过来直接说啦……小点声就可以,不会打扰到苗木君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那种事情啊哒呗。”叶隐神神秘秘地把狛枝拉到走廊的一个角落,他亲昵地搂上狛枝的肩膀,“哈哈哈,有点事情需要对苗木亲保密啦。”

    “保密?”狛枝皱着眉头,他神色认真地看向叶隐,“对不起叶隐君,我不能——”

    “又不是坏事啦哒呗!”叶隐哈哈大笑。他鬼鬼祟祟地从口袋里拿出了什么,塞到狛枝裤子的口袋中,“给你点好东西而已啦。这周末就要同苗木亲约会了吧?”

    “是没错……”狛枝低下头,准备从口袋中拿出不明物体一探究竟,“这是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别别别!”叶隐做了嘘声的手势。他坏笑着张开狛枝的口袋,让对方大致地看清了里面究竟是什么物体。

 

    是个安全*。

 

    “叶隐君……”狛枝苦笑着,“我和苗木君还没到那一步啦……我到现在还觉得自己仿佛在做梦,一切都是我一厢情愿……”

    “又说这种丧气话啊哒呗!”叶隐鼓励似地拍了拍狛枝的后背,比了个大拇指,“男子汉大丈夫说上就上……唔,和苗木亲保密啊!擦枪走火难免的呢,一定要做好保护措施啊。”

 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,不论怎么说,”狛枝笑道,“谢谢叶隐君的心意了。”

    “诶呀和我还这么客气!”叶隐亲切地拍了拍狛枝的肩膀,挤眉弄眼,“都是哥们啦,应该做的!”

 

    “狛枝君……还有叶隐君?”

    苗木突然出现在办公室门口。他一脸好奇地望向鬼鬼祟祟的两人,“怎么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事啊哒呗没事!”叶隐大笑着把狛枝推回给苗木,然后做了一个再见的手势,“增进一下兄弟间的感情而已!你们忙你们忙!我去占卜!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……吗?”苗木看着叶隐大摇大摆离开的身影,无奈地笑着。过了一会儿,他把视线转回到一直沉默的狛枝身上。

 

    “狛枝君也交到很好的朋友了呢。”苗木笑着说。

 

    “是啊,苗木君。”狛枝笑着揉了揉苗木的头发,“都多亏了你呢。”

 

TBC

 


评论(32)
热度(81)

© 山茶 | Powered by LOFTER